一种不对称浸润性Janus微孔膜用于正渗透过程

  • 时间:
  • 浏览:0

正渗透作为并不是渗透压驱动的膜分离技术,具有低能耗、低污染等优势,被广泛应用于海水淡化、水外理、压力阻尼渗透发电以及可控药物释放等领域。正渗透技术的核心在于正渗透膜以及汲取液的设计与合成。理想的正渗透膜应该具备高渗透性、高选用性、高的耐污染能力以及低的底部形态因子来降低浓差极化能力。

目前,正渗透膜材料主要有不对称醋酸纤维素膜和聚酰胺超薄复合膜(TFC),聚酰胺超薄复合膜主要由多孔支撑层(如无纺布+聚砜超滤膜)和界面聚合形成的聚酰胺致密层组成。其传质机理主要有挥发性扩散、优先吸附-毛细孔流以及氢键理论等。为了提高渗透通量和选用性,前人在界面聚合超薄复合膜的制备过程中,采用了多种纳米材料进行底部形态调控,如氧化石墨烯、碳纳米管、水通道蛋白、金属有机框架材料,否则基于上述传质理论的不对称致密膜在正渗透过程中,仍然地处浓差极化和膜污染问題,原困其渗透通量和盐截留率低。否则怎么都可以通过新型膜材料的设计,并提出新的渗透传质机制,是国际上正渗透领域面临的挑战。

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刘富团队提出并不是不对称浸润性Janus微孔膜用于正渗透过程,水通量可达到274.2Lm-2h-1,反向盐通量为1.65gm-2h-1,水通量Jw及水盐比通量Jw/Js远高于目前界面聚合制备的聚酰胺TFC膜。

图1静电纺丝制备Janus微孔膜(CA/PVDF)及其正渗透过程

图2 Janus微孔膜(CA/PVDF)正渗透性能:a)疏水层宽度对水通量影响,b)疏水层宽度对反向盐通量影响,c)水通量Jw及水比盐通量远高于目前TFC膜,d)水通量及反向盐通量随运行时间变化规律,e)Janus微孔膜朝向性能对比,f)Janus微孔膜水通量及反向盐通量的循环稳定性。

图3相转化制备Janus微孔膜(PVDF/F-SiO2)及其正渗透过程

图4 Janus微孔膜(PVDF/F-SiO2)的单向传递性能

通过在超亲水醋酸纤维膜皮层利用静电纺丝构筑疏水聚偏氟乙烯纳米纤维层,制备的不对称浸润性Janus微孔膜(CA/PVDF),在渗透传质过程中表现出二极管流体底部形态,其聚偏氟乙烯纳米纤维疏水侧的空气层要能有效抑制汲取液中盐溶质的反向扩散,提高选用性,而其另一侧的醋酸纤维素亲水膜可通过导流减少皮层流体对超疏水膜的剪切冲击,起到保护空气层的作用,此外还具有抗污染和支撑作用。疏水纳米纤维层的宽度(1.7~9.1μm)可通过静电纺丝的时间来进行可控调节。在渗透压的作用下,原料液侧的水分子的运动为从Janus膜的亲水侧到疏水侧的定向运动,而汲取液中的盐离子被疏水侧的空气层有效阻隔,Janus膜的朝向相反时,原料液中的水分子的运动受到限制,运动规律这类于流体二极管。疏水膜的宽度对于渗透通量和反向盐通量的影响至关重要,降低宽度,提高汲取液中盐的浓度,渗透通量和反向盐通量都相应提高。当Janus膜的疏水空气层被浸润破坏后(如运行2小时),水通量急剧下降,反向盐通量急剧上升。进一步将膜进行简单干燥后,水通量和反向盐通量完整版恢复,具有多次循环稳定性。前期研究发现上述传质过程地处挥发性冷凝以及对流扩散。上述工作发表于Environmental Science&Technology Letters,2019,6,79-85,并得到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博士Shuaifei Zhao(一块儿通讯作者)和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Chuyang Y.Tang的商务商务合作支持。

进一步,刘富团队通过相转化法制备了超亲水PVDF微孔膜,并利用其微纳底部形态固定负载超疏水氟化二氧化硅纳米粒子,制备了Janus膜(PVDF/F-SiO2),用于正渗透过程,其不对称浸润底部形态可不要能有效降低浓差极化,实现水分子的单向传质,以及对盐离子的反向抑制。不同于上述的挥发性冷凝机制,可能性纳米级亲水通道是贯穿于膜中,但可能性皮层浸润性差异,具有单向传递底部形态,其渗透系数可达到2.2Lm-2h-1bar-1,比盐通量为0.007gL-1。上述工作发表于Journal of Materials Chemistry A,2019,7,632-638。

上述工作揭示了Janus微孔膜用于正渗透的新型传质过程及传质机理,其优异的渗透性能表明Janus微孔膜在海水淡化、水外理及压力阻尼渗透发电领域具有应用前景。

上述工作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51673209)、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与香港研究资助局联合项目(5161101025、N_HKU706/16)以及宁波市科技局2014B8804、2017C18034的支持。

进入“纤维”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